在线咨询
新闻动态

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北塔区
电话:400-3387-088
传真:0371-55617968
邮编:422000
邮箱:

  • 在线沟通
  • 在线沟通
科技创新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创新 >
WTO总干事再斥美国“退出”威胁:别只阻挡,不
来源:qingsuw.com   浏览时间:2018-09-07 21:10

  在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步步相逼之下,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开始还击了。

  他称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WTO”相关观点并无新意,批评美国蓄意妨害WTO中枢——上诉机构开启甄选程序,并指出盼望美国能拿出特定的改革方案来。

  同时,阿泽维多还指出,在遵照目前WTO164个成员协商一致准则的情况下,他也欲望WTO可能探索其余达成协议的方式,例如采取诸边协议的方式。据第一财经记者懂得,目前欧盟和WTO方面正在就如何改革WTO进行周密交流,欧盟渴望在9月14日~15日的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贸易部长会议上提出WTO改革倡导。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讨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现,WTO实行的是协商一致原则,这也是特朗普在当下每每发难WTO的主因。WTO的正式决定机制恳求协商一致,即决策由所有成员代表通过“协商一致”原则作出,每个成员,无论是代表全世界贸易10%仍是1%,都具备一票否决权。如某一决策未能达成协商一致,则以投票决议,其结果又必须达到四分之三支持才可达成协定。美方对这点非常不满。

  退出WTO美国也将受伤

  近日,特朗普再次表示,如果WTO不“洗心革面”,美国就退出WTO,他还斥责WTO的协议是“史上最蹩脚的贸易协定”。

  对此,阿泽维多做出了三点回应。他表示,首先,如果美国退出WTO,将给全球经济和美国自身都带来混乱成果,起因在于美国本身占寰球贸易的11%,诚然美国退出WTO对WTO而言是沉重一击,然而这对美国来说成果也是同样的。

  其次,美国退出WTO对美国企业无比不利,不了WTO规则保护,美国企业将在所有关税和贸易轻视面前毫无回击之力。

  第三,美国没有受到鄙弃。实际上在WTO,美国得到的待遇是同其余国家一样的。“事实是,美国在WTO起诉的官司比任何一个成员方都多,而且赢了90%的案子。” 阿泽维多表示,当然美国作为被起诉方的次数也是最多的,而且大部分都也输掉了。

  此前根据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的一项研究,美国提交给WTO的案件中,确切有91%都胜诉了,胜诉率相当高的。

  阿泽维多还指出,WTO跟美国始终在就WTO改革进行对话,来自特朗普政府的抱怨对他而言并不意外,他同美国商业代表莱特希泽经常探讨这些问题。

  美方关心决议方法的改造,这也是阿泽维多以为存在改革空间的范畴。如前所述,目前WTO仍采用164个成员协商一致准则。

  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以往的多哈会谈中,数次出现某些在贸易量上并不算大的成员阻挠美国的议程,美国对此不满。在寰球经济机构中,美国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组织里均存在一票否决权,但在WTO中却不。

  阿泽维多指出,在WTO框架之下,还是有良多可能达成协议的方式的,譬如诸边协议的方式,且WTO就通过此种方式签署了《信息技能协议》(ITA)的扩围协议。

  诸边协议是三方或更多方签订的贸易协定,诸边协定自WTO诞生之日起便存在并领有法律地位。因为近年来多哈谈判停滞,诸边协议成为各国达成贸易协定的一种次有决定。

  2015年,54个WTO成员方谈判人员就ITA扩围协议基本达成一致。扩围协议将罢黜约200项新增产品的关税,价值约为每年1万亿美元。扩围协议新增的产品涵盖新一代半导体、GPS导航装备和医疗设备,包括磁共振成像产品跟超声波扫描装置。 据第一财经记者理解,目前欧盟也是在诸边协议谈判方面的主要推动者。

  不要只阻挠不拿打算

  阿泽维多抒发了对美国阻拦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法官连任及纳新举动的担心。

  WTO上诉机构常设七位法官,目前由于美方在程序方面的阻挠,上诉机构始终无法开启法官“纳新”工作,这导致上诉机构正式法官仅剩四人,即便如此,这四人中的一位大法官斯旺森(Shree Baboo Chekitan Servansing)的任期行将在今年9月30日结束,若无奈连任,WTO将面临上诉机构濒临瘫痪的局面。

  截至8月,美国已经连续11个月阻挡WTO启动新法官任命的甄选程序。在8月27日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美国再次清楚表态,不会批准一位上诉机构大法官的连任申请,这象征着上诉机构将从今年10月起,面临着仅剩3位大法官的窘境。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美国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了一篇长达22页的声名,指出目前WTO争端解决机制浮现的重大系统性问题,表白了对WTO争端解决机制下上诉机构的四项核心不满起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美方认为上诉机构中的法官们在阐明WTO法律的过程中越界,审查有些成员内法含意,此举滥用了WTO法中并未赋予它们的权力。

  阿泽维多指出,美方要拿出具体的改革方案来,以目前的进展来看“切实是有些太慢了”。

  他表示担忧假如然的再有一位大法官离职,那么上诉机构将无法运行。

  在WTO中枢即将面临运行不灵的情形下,WTO还沉积着大量案件。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截至8月,今年WTO已经收到了30个磋商申请,而依据WTO给出的数据,2017年WTO共受理了17起案件,2016年为16起,2015年和2014年辨别为13起和14起,即2018年截至8月,WTO收到的案件数量已经是以往争端的约两倍左右。

  对此,欧盟及其成员国认为无奈再坐视不管。欧盟官员表示,将在下月正式提出改革计划,而美方是否认真对待该改革提议,将表明美方是否真心活力改革WTO,还是另有所图。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目前阿泽维多的幕僚长叶德(Tim Yeend)在上周访问了欧盟有关局部,并就如何为上诉机构解锁,如何改革WTO秘书处的角色,如何在电子商务协议谈判等新范围迎接新挑战等问题进行了交换,欧盟将在9月中旬拿出WTO改革草案,并在阿根廷G20贸易部长会上正式提出。

下一篇:没有了


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北塔区   电话:400-0919-852   传真:0571-55685968

分享到: